站内站

第一个站内站

帶病趕路的學佛人

因為工作生活原因,我經常出差趕路,處於壹個奔波不穩定的狀態,所以我稱自己為趕路人。同時也因為自己情緒不穩定,會因為壹些原因,很容易陷入情緒而難以自拔,沈溺其中,這種情緒我視之為病。現在開始學佛,我就是壹個帶病趕路的學佛人。通過這課八步驟的學習,我對趕路與病癥也有了壹些新的感悟。


铜雕观音菩萨彩绘塑像

铜雕观音菩萨彩绘贴金佛像

壹、關於趕路與學佛的思考

我這個人平時的思維,會習慣性地把註意力放在事情的結果上。比如說趕路這件事,因為工作原因我經常需要出差,距離有遠有近,時間有寬松也有緊迫。通常情況下,我不會太在意通過什麽交通方式去,是高鐵?還是飛機?只要能按時到達就行。更不會站到更高的層次上去思考,我趕路,究竟為了什麽?所以趕路對於我來說僅僅是壹個出差任務,是壹場旅行。

  有時停下來也在思考,趕路的究竟目的是什麽?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?還是為了滿足他人的期待?還是什麽都沒思考,跟著忙碌的大家壹起趕路?

  趕路時,我時常會有這樣的狀態:有時很匆忙,步伐非常急促,壹秒鐘也不願意停留;有時呆滯,好像壹直在思考問題;有時神形焦慮,左顧右盼;有時不知所措地刷手機。我經常看不到周圍正在發生的事,看不到其他人。情緒也很不穩定,低落、亢奮、激烈、心不在焉。所以經常丟三落四,出點小錯誤,添加了很多煩惱。

  我為什麽會心不在焉、焦躁、激烈、亢奮?到底應該怎麽做才能改變自己這種狀態?進入三級修學,為人處世時,心情會平靜很多,我想這應該得益於許多舊有觀念得到了改變,同時也可能是因為三寶的加持。我也漸漸學著去覺察自己當下的情緒。在最近的修學過程中,我發現產生了很多情緒。我會亢奮、情緒高漲,也會情緒低落、心不在焉。

  這些情緒和我趕路時的情緒幾乎壹樣。學佛與趕路本身也有很多的相同之處,習得佛法正見是目的地;學習方法是交通工具;學習時的狀態就是趕路,就是路上的心情。而我想要的是學佛過程中也能保持覺知,法喜充滿,並能以此泛化到日常生活中。前段時間,因為學佛過程中的情緒問題,我也壹直在尋找原因,而八步驟三種禪修這壹課的學習似乎給了我壹些答案。

  這課的學習中,導師的開示打破了我壹直以來學佛的錯誤觀念。這個觀念就是,我是來學習佛法正見的,至於方法和態度可以放在最後考慮,這些不是很重要。然而,通過這壹課的學習,我認識到佛法正見是我所追求的,它是目的。但是比學習佛法正見更加需要重視的是,正確的學習方法。這好比是選擇了壹種交通工具,它決定了我們前進的速度,甚至關系到我們最終是否能到達目的地。

  然而,就算方法正確了,只是看上去精進,如果對於學佛的究竟目標不明確或者不深刻,就會沒有目標,或者目標有偏差,或者目標模糊飄忽不定,時隱時現。就會導致出現盲修、走彎路、不堅定,導致修學情緒的出現。如果不能時刻用清晰的究竟目標來提醒自己的修學,就會直接導致出現種種情緒問題。通過八步驟的學習,明確了修學佛法最終是以改變生命品質為圓滿的目標,當修學、生活、工作中,貪嗔癡的串習來襲時,我以改變生命品質為目標時,會再次提醒自己,就能非常清楚地把握前進的方向。

铜雕三宝佛贴金佛像

铜雕三宝佛贴金佛像

二、我病得有多嚴重?

  導師提出真誠、認真、老實的學習態度。要求聞法要離三種過,具六種想。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病者想。在沒進入三級修學時,我確實是把自己當成病者,我是來尋醫問藥的。但我以為自己只是得了壹個不大不小病,可能需要做壹個小手術。在這幾個月的學習過程中,我漸漸發現,我的病可能比我想象的要嚴重得多,可能需要動個大手術。佛法告訴我“三界火宅,眾苦煎迫”。這樣的描述告訴我,這病癥其實是世人貪嗔癡的病,會導致無盡的輪回,無法解脫。現在,佛法就是治愈這種病癥唯壹的方法,只有通過不斷學習,改變自己的生命品質,才能脫離輪回之苦。對病者想,我還要有更加深刻的認識,這樣的認識不是字面理論的認識,更需要真切體會到貪嗔癡的嚴重。

  學佛就是檢查發現自己的病癥,同時也是尋醫問藥的治療過程。這個過程中,承認自己當下每個時刻對病者想認識的不足、不深刻。可能需要更加深入的學習和體會,才會有更加深刻的感悟。

  這周學習,再次深切感受到導師的良苦用心。壹步壹步有次第的引導,讓佛法像春天細雨,慢慢地滋潤我這個凡夫的生命。感恩導師,感恩三寶,感恩同肩並進的師兄們!

cache
Processed in 0.084511 Second.